葬君离人心上秋

北方姑娘。随性,有些急躁。混迹在全职圈,APH圈,一个想写些东西就是写不好的小透明。一般会吃很多安利。

[男神*你]生劫 古风paro

[男神*你]生劫 古风paro

 

略古风。文笔不好见谅。

 

喻文州*你。

 

梗来自晚言给的生贺文案。

 

ooc*3

 

[一]

隆冬。

 

寒风凛冽。昨夜的雪又染白了院落。踏着雪走进院落,寒意阵阵袭来。

 

墙角梅枝向上伸展着,上面缀着星星点点的花苞,有一朵已迎风绽开。

 

一朵白梅。素雅。隐藏于白雪。

 

你欣喜,绽开了笑颜。俯身贴近它,嗅到了淡淡的花香。清芬。

 

半晌,身后传来声音:

 

“小姐,该回去了,若冻坏了身子,恐怕夫人又要责怪了…”

 

你轻声应了。不舍地转身离去。不知自己为何如此喜欢这朵白梅。清雅脱俗,似不同于往年其他的梅。

 

梅似少年,梅魂为少年。

 

他笑了,看着你离去的背影。

 

晨光照在梅上,他笑靥明媚。

 

[二]

转眼一个月。正值隆冬开的几多梅花已有几分凋零的意味,惟有那朵白梅仍傲立着。素雅依旧。

 

你推开雕花的轩窗,几分寒意透了进来。你望着窗外墙角那朵白梅出了神。

 

这朵梅总是出现在你的梦里,以一个少年的形态,衣着素雅,表情温和,身上是淡淡的花香。唤喻文州。

 

你不经意抬头,好像窗前站着那个少年,笑颜依旧。

 

[三]

花终有凋零之日。

 

那朵梅又出现在你的梦里,依旧是那个少年的身影。他开口,声音略有几分沙哑:

 

“或许我该走了。花期已过,花凋零之时,我生命也随之消逝。”

 

你拼命地摇头,眼泪落下,却始终无法开口说出你心中的话:

 

  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 

你从梦中惊醒,发现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

窗外,那朵白梅凋零。墙角的光秃的枝桠孤独地立着。

 

你无心梳洗,对着枝桠,在窗前站了一天。

 

家中上下,没有一个人知道你因何事如此失意。

 

那晚你的梦里,没有了他的身影。

 

从此你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,家中为你请来了城中的名医,也无法查清病因。

 

到后来,你卧床不起,口中不停地念着他的名字。家人在城中打听,却无果。

 

[四]

有一晚梦里,你又梦见了他,站在雕花的轩窗前,望着窗外的梅花出神。

 

“该走了,那朵白梅已经托生成人了…”

 

“那,我呢…?”

 

“嗯…你自己定夺好了。”

 

“那,我想托生成他窗前的一朵梅花…可以吗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评论

热度(19)